报告大厅首页 | 设为首页 | 收藏夹
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

证监会IPO新规出台让沉寂已久的资本看到久违希望

  据中国报告大厅了解:上月,证监会IPO新规出台后,我怀着复杂、忐忑的心情,出席一家即将打新公司的董事会,讨论一旦超募,首先卖出谁的股票。公司创始人一致表示,你们投资人先走。原定一天的会议议程,在半个小时内结束讨论。”1月10日晨,北京某风险投资机构有限合伙人方圆(化名)如是说。

  彼时,奥赛康宣布被证监会暂缓IPO,主要原因是老股东急欲大规模减持套现。方圆的“陈述”,意指对拟推项目,创始人坚定持有,投资人信心十足。

  清科研究中心数据显示,受境内IPO空窗影响,2013年上半年国内PE退出案例仅为35笔。而2012年全年,这一数据为177笔,其中IPO方式124笔,占比超过2/3。

  作为传统意义上私募股权投资基金(PE)“全身而退”的最理想方式,IPO重启,让沉寂已久的资本看到了久违的希望。

  56倍获利退出

  2007年,方圆辞去某大型科技集团中层管理职务,加入一家私募股权投资公司,专注生物科技、医药等领域的投资。

  2009年,私募资本以定向增发的形式认购广东某生物公司股权。两年后,该公司登陆创业板,发行溢价13倍。发行当日,收盘价较发行价涨幅约150%,盘中最高涨幅达166%。方圆按兵不动。

  上市首月,沪深300指数下挫近400点,生物公司股票逆市上扬,最大区间涨幅超40%,位居同期创业板新股涨幅前列。方圆依旧不为所动。

  次月,方圆在4.4倍于发行价的点位上,于二级市场卖出股票,获利56倍。

  “发行首日,股票换手率超过50%,说明申购成功的股民,多数选择在当天获利出局。”方圆回忆说,“依托对生物公司题材好、盘子小的判断,我们顶住了诱惑。”

  方带领的小组有四名投资经理,12名投后管理人员。私募基金的投后管理与商业银行的贷后管理有较大不同,后者专注风险控制,而前者还包括增值服务。在两年多的持有期内,方圆的团队从财务和技术两方面,向生物公司提供了咨询服务。

  “我们团队中有注册会计师,通过利益调整、资本化时点、税收优惠期等非经常项目损益的调整,‘合理优化’财务数据。”方圆说。

  按财政部2006年颁布的新企业会计准则,企业内部研究开发费用支出,分为研究阶段支出与开发阶段支出两个部分。财政部要求所有上市公司自2007年起全面实施新准则,并鼓励其他企业施行。从财务规范和真实业绩释放考虑,IPO前,方圆的团队帮助生物公司将研发费用的资本化时点,从产品注册检验的标准制定阶段,调整为开始注册临床试验阶段,并进行了追溯调整。

  “资本化时点的后移,使原来计入无形资产的研发支出被还原为费用,核减了生物公司的以前年度净资产和净利润。”方圆说。

  并非万能的对赌

  “要么投早期,博概率;要么做后期,玩并购。成长期的企业,风险多,陷阱也多。”当记者抛出是否曾失败过时,方圆逐字吐露。

  实际上,PE圈界定的“投资失败”,并非血本无归,而是盈亏持平或小幅盈利。

  让方圆折翼的是一家光电企业。2010年3月,工信部原材料司向地方政府部门提出了2010年需要淘汰的任务总量,多晶硅产业也被纳入,要求到2011年前淘汰综合电耗大于200千瓦时/千克的多晶硅产能。前述光电企业多项生产设备“榜上有名”。IPO的关键时刻,遭遇重大政策波动,无奈惜败。

  “PE投资一般都会预先签订对赌协议,但协议不是万能的。”方圆说,“执行对赌时,往往是企业成长性出现不利的时候。对于房地产项目,即使企业经营不善,投资人仍可凭借对赌协议,实现以土地或在建工程抵债。但对于可转让资产较少的企业,当经营局面无法挽回,对赌协议也无力回天。”

  新股发行重启以来,9家企业暂缓发行。其中5家陆续恢复发行,4家截至目前仍暂缓。暂缓原因均为发行价、市盈率和融资额的“三高”。

  中部某省份上市促进会会长分析,第一步,IPO市场久旱逢甘霖,发行价高,投机者高位接盘;第二步,股价阴跌、回落,投机者倒蚀米;第三步,投机情绪锐减,资本趋于理性,IPO发行定价重归合理,这可能是未来一段时间的市场趋势。

  在退出时点的选择上,他说,内在看企业成长性,外在看市场情况,市场气氛较狂热的当下,PE退出请系好安全带。